第345章 林郁奕的决定

  • 作者:诸诃
  • 类别:都市异能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1-27
  • 本章字数:2052

还有这好事?

牧寒立刻起身,来到林郁奕身边,将她拦腰抱在了怀里。

林郁奕把头埋在牧寒胸口,羞答答地指了一下门口。

牧寒立马会意,将林郁奕放到卧室的大床上,身体轻轻压了上去。

“关……关灯……”

林郁奕早已气喘吁吁。

啪嗒——

卧室里忽然陷入一片黑暗,只能听到男女交织在一起的喘息,和床角不停的摇晃。

……

“什么?张云龙竟然失败了?”

张家家主张定军在听到手下人的汇报后,一脸颓败地坐到了椅子上。

为了今天晚上这次行动,他几乎调集了张家一半以上的力量和资源。

为的就是能够将牧寒彻底扼杀,没想到最后竟然会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“人呢?我可是派去了足足两个守卫团!”

张家总共才有三个守卫团,今天晚上一次性就调过去了两个,这足以见得张定军对这次行动的重视。

手下把脑袋低了下去:“人没了,全都没了。”

“我特意去现场看过了,虽然已经被打扫过,但到处都是鲜血,而且还能够看到被遗落下来的残肢断臂。”

张定军倒吸一口凉气,牧寒的实力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。

“张云龙他人呢?死了吗?”

“云龙少爷不知所踪,不过现场却发现了玄风长老的尸体。”

“玄风死了?”

张定军再次大吃一惊,玄风长老可是他特意从自然门借过来的人。

他曾经听自然门的掌门说起过,玄风长老可是有着宗师境的修为,力敌古武界七成以上的高手。

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高手,现在竟然变成了一具尸体。

“现场所有的尸体都被带走了,唯独留下了旋风长老的尸体,这恐怕是他们给我们的一个警告。”那名手下说道。

砰!

张定军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,心里生起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。

他忽然非常后悔,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动邱三水水,就不应该与牧寒为敌,这个人根本不是他们张家所能够对抗的。

现在张家已经损失了半数的力量,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得了牧寒了。

“唉!”

张定军重重地叹了口气:“让年轻人今天晚上连夜离开百鸟市吧,能走多远就走多远,以后千万不要再回来了。”

他知道,牧寒的报复行动,马上就要来了。

……

清晨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纱窗,照在床上的一对玉人身上。

空调还在呼呼运营,牧寒从后面将林郁奕抱在怀里,两个人身上只盖了一条薄薄的毯子。

虽然两个人已经结婚多年,但是林郁奕始终都没有跨出那一步。

她总感觉自己与牧寒之间跟普通的夫妻相比,好像差了点什么。

在牧寒帮助林家度过危机之后,林郁奕心里对牧寒已经没有那么抗拒了。

在那个时候,如果牧寒想要的,林郁奕会将自己给他的。

但牧寒并没有,反而对她非常尊重。

经过昨天晚上的生死经历,林郁奕发现她和牧寒之间所欠缺的那些东西已经被补上了。

在回酒店的路上,林郁奕就已经做出了决定。

虽然回酒店的时候已经临近半夜,但两个人却一直折腾到了凌晨在沉沉睡去。

林郁奕缓缓睁开眼睛,感受到身后火热滚烫的身躯,不由得红了脸。

尽管昨夜二人已经坦诚相见,但现在林郁奕还是十分羞涩。

“你醒啦?”

牧寒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,林郁奕被吓了一跳。

“几点了?”

林郁奕缩了下头,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“快十点了。”牧寒看了眼手机。

“都这么晚了?”

林郁奕从来都没有睡过懒觉,她立刻起身想要起床,不过身下却传来一阵疼痛。

“嘶——”

林郁奕皱皱眉,又乖乖地躺了回去。

牧寒见状不由得笑了笑:“明知道自己是第一次,昨天晚上还那么疯。”

“别说了!”

林郁奕拉起被子遮住了自己的半边脸,越来越感到无地自容。

昨天晚上的情景历历在目,好像真是自己要了一次又一次。

牧寒没有再调侃林郁奕,抬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起身捡起地上被丢的到处都是的衣服。

一边穿衣服,一边说:“今天你就在酒店好好休息吧,一会儿我会让人把早餐送过来的。”

“我白天还有事情要办,晚上再回来,我们两个一起去外面吃饭。”

林郁奕点点头:“好,你去忙你的吧,不用管我。”

洗漱完后,牧寒离开酒店,开车来到了位于百鸟市的安全屋。

张云龙就被关押在这里。

“老大。”

一推开门,便看到东方傲和二狗守在门口。

“怎么样,突破了吗?”牧寒问。

东方傲嘿嘿一笑:“突破了,如果要是没突破的话,岂不是浪费了老大您的良苦用心?”

其实昨天晚上的战斗,东方傲身上根本就没有受什么伤,他只是力竭了而已。

两人继续守在门口,牧寒走进安全屋,见缸子正在电脑前指挥着一群人做着什么。

“那小子现在情况如何?”

牧寒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,把双脚搭在了桌子上。

缸子回答:“昨天晚上一直都挺老实的,不吵不闹。”

“只不过昨天晚上太晚了,再加上没有老大你的命令,所以我并没有审问他。”

牧寒点了点头:“把人带过来,我有几个问题要问问他。”

“好。”

五分钟后,缸子把张云龙带到了牧寒面前。

与昨天晚上的意气风发相比,张云龙此刻整个人都非常的颓废,身上也没有一点精气神。

“叫什么名字?”牧寒问。

“张云龙,张家内门弟子。”

张云龙十分配合,牧寒问什么他就说什么。

因为他知道,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不配合的权力。

“如果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一些张家秘密的话,恐怕你要失望了。”

“虽然我是张家的内门弟子,但是我并不受待见,而且还一直受到排挤。”

“毕竟我妈只是张家家主的情人而已,上不了家谱。”

牧寒没有想到张云龙竟然还会有这样一层身份,微微一笑:“如此看来,你似乎对张家没有什么归属感。”

张云龙沉默,但事实的确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