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章 国会的态度

  • 作者:诸诃
  • 类别:都市异能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2-24
  • 本章字数:2045

“前不久我们刚刚补充了一批新兵,这些人都没有什么作战经验,我怕他们会出现什么意外。”缸子担忧道。

在听到缸子的这一番话后,牧寒笑了笑。

“你这个人哪里都好,就是做事太过于优柔寡断了。”

“就算是有新兵又能怎样,我们哪一个人不是从新兵时期走过来的呢?”

“如果新兵不经历战争,不经历血与火的洗礼,他们是永远也不会真正成长起来的。”

自从牧寒去边军后,缸子就一直在他的身边做事。

所以对于缸子的小心思,牧寒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这家伙打起仗来可以说是最不要命的一个,但心思却格外的缜密,非常关心队友。

缸子闻言点了点头道:“好的老大,您说的话我都明白了。”

“立刻把我的命令传回给边军,时刻盯着那边,白熊军团有什么新的动向及时向我汇报。”牧寒道。

“是!”

缸子对牧寒敬了一个礼后,立刻转身离开。

就在缸子离开后不久,牧寒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他拿起一看,发现是许久没有联系的杜国峰打来的。

“怎么,是国会那边又闹什么幺蛾子了吗?”

杜国峰每次给自己打电话汇报的情况只有一个,那就是国会又出问题了。

果不其然,电话那边传来了杜国峰爽朗的笑声:“你小子还真是聪明。”

牧寒耸了耸肩膀说:“拜托,你每次给我打电话不都是关于国会方面的吗?说吧,难道是又要弹劾我了吗?”

“边境那边的情况你都知道了吗?”杜国峰问道。

牧寒点了点头:“一分钟之前,已经有人向我汇报过了。”

“有你在,边境那边我十分放心。”

“行了,别拍马屁了,赶紧说,国会又想如何?”牧寒不耐烦道。

“半个小时之前,副会长召集全体国会议员开了一场紧急会议,而这场会议内容的核心就是你。”杜国峰说道。

牧寒闻言挑了挑眉毛:“讨论我做什么,这段时间我表现的可是很乖的。”

电话对面的杜国峰“切”了一声。

“很乖那是你自认为的吧,副会长可没有这么想。”杜国峰道。

“你是不是调集了一支快速反应部队?”

牧寒点点头,大大方方地承认下来:“没错,冀省省城的那支快速反应特战队是我调集过来的。”

“我可是军事元帅,难道连调动一支快速反应部队都要提前向国会打报吗?”

电话的另一边响起了杜国峰的声音:“道理虽然没错,但是咱们的副会长大人却并不这么想。”

“他说你越权了。”

牧寒皱起了眉头:“我不过是调动了一支部队,怎么就越权了?真是笑话!”

“副会长的意思是,你是边军的军官,没有权利调动内地的军队。”

“尤其像是快速反应部队这种特殊的部队,事关一个城市的安保问题。”

“他说你这是无组织无纪律,要联合其他议员撤去你边军的一切职务。”

听到杜国峰的这番话后,牧寒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只见牧寒笑了笑说:“军部都没有管我,国会什么时候开始干涉军队的事务了?”

“如果不是边境突然出现了一支白熊国的装甲团,副会长就要向军部那边打报告,撤去你的职务了。”杜国峰道。

牧寒挑了挑眉毛:“如此说来,我还要好好感谢一下白熊的军团了?”

自从他回到海城起,国会那边就在三番五次的找他的麻烦。

而且通过杜国锋的汇报,似乎每一次都是副会长挑起的头

“你们这个副会长究竟是什么来头?我怎么觉得他一直在针对我呢?”牧寒道。

“你还真说对了,他就是在针对你。”杜国峰说道。

“他为什么要针对我?我还没有去过帝都,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面。”

“现任的副会长是前任国会会长的人,你还记得宋忠吗?”杜国峰问。

“记得,现在不还在监狱里面吗?”

宋忠是江南省修罗殿的老大,当初牧寒进军省城的时候,第一个便将他除掉。

“江南省的那件事情结束之后,我调查了一下,发现这个宋忠就是前任国会会长的孙子,要不然当时他也不会那么紧张。”杜国峰说。

“难怪,当时你叫我一直不要动这个人。”

当初牧寒在抓住宋忠之后,国会那边立刻就派人过来,让他立刻将宋忠给放了。

但牧寒的眼里一向容不得沙子,而且宋忠可是一个罪大恶极之人,牧寒是无论如何都不放过他的。

于是当初他并没有理会国会派来的人,直接将宋忠依法处理。

按照法律判处的话,宋忠后半辈子估计都要待在监狱里,没有办法出来了。

“就算是国会会长的孙子又能怎样?就算是国会会长发的,说我要亲自将他缉拿归案!”牧寒真的生气了。

杜国峰闻言叹了口气:“你听我一句劝,有时候太较真了,其实不好。”

牧寒十分生气的说:

“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是待在边境,没有返回内地,但自从我返回边境的第一天起,就叫我大开眼界。”

“我们边军将士在边境每天吃尽了苦头,为了保证这个国家的安全,整天都在浴血奋战。”

“结果呢,这个国家几乎已经快腐烂到根里了。”

“要是让边军将士看到了,他们究竟在守护一群什么样的人,他们恐怕会崩溃。”

“这个国家如果再不重新清理的话,将会彻底的腐烂,到那时都不用外敌,从内部就会自己分崩离析。”

杜国峰听到牧寒的这番话后,沉默了。

几分钟后,他才缓缓开口说:“你说的,我也都知道。”

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要想让这个国家重新回到正轨,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行得通的。”

牧寒沉声道:“所以从现在开始,但凡是我看到的,我都要去管,我都要去做。”

“你确定吗?这条路注定充满了艰辛。稍有不慎,甚至会将自己埋葬。”杜国峰道。

牧寒转身,看着窗外的天空,沉声道:“为了这个国家,我义不容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