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93章 杜家哀歌

  • 作者:诸诃
  • 类别:都市异能
  • 更新时间:5天前
  • 本章字数:2095

杜汉文在VIP包厢内,将整个比赛过程全部都看在了眼里。

当看到大木直男被扔到场地外面的时候,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不屑的笑容。

“果然废物到什么时候都是一个废物。”

黑衣年轻人来到了杜汉文的身边,低下头说道:

“家主,大木直男现在已经醒过来了。”

“刚刚他派人发来消息,让我们现在立刻就去地下车库和他见面。”

杜汉文起身点了点头,淡淡的开口说道:“走吧,这件事情也是时候有个了结了。”

十分钟后,当杜汉文带着自己的几个保镖来到地下车库后,看到坐在轮椅上,浑身缠满了绷带的大木直男。

看到对方如此狼狈的模样,杜汉文心里很想笑,但他还是忍住了。

“另外一半资料你带了吗?”大木直男坐在轮椅上问的。

在他的身体左右两边是另外两名樱花国的选手,全部都严阵以待。

杜汉文点了点头,然后从上衣兜里取出了一个U盘。

“你想要的东西全部都已经在这里面了,我想要的东西呢?”杜汉文问。

大木直男对一旁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,手下立刻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面取出一份文件。

这名手下拿着文件走到杜汉文面前,递了过去。

这时,坐在轮椅上的大木直男开口说道:

“只要你在这上面签上你的名字,你就是我们樱花国的市长了。”

没错,这便是杜汉文给自己留的后路。

倘若有一天杜家在帝都真的走投无路,到那时他就会带着全族的人前往樱花国。

而有了手中的这份文件,他在樱花国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够东山再起。

详细的查看了一番文件的内容之后,杜汉文发现其中没有披露,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“你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你了,现在我要的东西你该交给我了吧?”大木直男开口道。

正当杜汉文准备将手里面的U盘交给面前的樱花国选手时,周围突然出现了一对全副武装,荷枪实弹的士兵,将他们紧紧包围。

看到这一幕,大木直男立刻面色大变。

“老东西,你竟然敢耍我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看到周围出现的士兵,杜汉文整个人也都是懵的。

随后,牧寒和李婉君两个人走了出来。

“没想到你还真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人,这么快就给了我一个动手的机会和理由。”牧寒看向杜汉文,淡淡一笑。

这一刻,杜汉文面如死灰。

他千算万算,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

“杜汉文,我真没有想到,你这个前任国会会长竟然也会叛国!”

李婉君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对杜汉文说道。

“你们这么说我,难道你们手中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吗?”

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,杜汉文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。

牧寒摇了摇头,然后取出了录音笔,按下开关。

录音笔开始播放那天晚上,杜汉文和大木直男在餐厅包厢里面的谈话内容。

在听到录音内容后,杜汉文脚下一个踉跄,直接坐在了地上。

这一瞬间,他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岁。

与此同时,杜汉文的手机响了。

他按下了免提,电话对面立马响起了一个十分慌乱的声音。

“家主,大事不好了!”

“我们家族名下的所有公司和产业,全部都被国会查封了!”

“而且现在有一大堆士兵将我们的老宅给紧紧包围了起来,任何人都不准出入。”

“家主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啊?”

杜汉文直接挂断了电话,然后抬起头看向牧寒。

“难道就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吗?”

牧寒冷哼一声:“这么些年来国会给你的机会还不多吗?”

“结果你看看你究竟是怎么做的,仰仗着自己的权势,不断的给自己争取利益,我看你真的是忘本了!”

“事情都已经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,你早就应该料到今天的结果了。”

紧接着,牧寒大手一挥,对身边的手下命令道:“把他们全部都带走,关押起来,人民会审判他们的!”

另一边,大木直男坐在轮椅上还在大声喊叫。

“你们不能抓我,我是樱花国的公民,我没有犯罪!”

“就算法律审判我,那也是樱花国的法律,而不是你们!”

牧寒早就看这家伙不爽了,上前就是两个巴掌,直接把他打成了一个猪头。

“你知道全世界都是怎么对待间谍的吗?”

在听到牧寒的这句话后,大木直男脸色立刻变得无比灿白。

牧寒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,然后继续说道:“全世界对待间谍的方式只有一个,那就是绞刑。”

“不过我还是很人道的,我不会绞死你,只会赏你一颗子弹。”

在听到自己的下场之后,大木直男整个人因为恐惧,全身上下都在不停的颤抖。

“你不能杀我,不能……不能杀我!”

此时的大木直男,哪里还有之前那副嚣张的样子?

牧寒懒得和他废话,于是挥了挥手:“把他带走。”

在短短一天时间之内,杜家就彻底的覆灭。

杜家名下的所有财产全部充入国库,一些触犯了法律的人也全部都接到了审判。

当这条消息传遍地图之后,所有的人都是懵的。

在帝都,杜家就是天。

没有人想到,有一天杜家竟然会被人连根拔起,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

牧寒和李婉君并肩走出了地下车库,阳光照在两个人的身上,暖洋洋的。

“你可是又干了一件大事啊,这下也算是完成了国会会长一直都没有完成的愿望。”李婉君不禁感慨道。

牧寒闻言笑了笑说:“正义或许会迟到,但永远不会缺席。”

“如果这个世界上的罪恶没有人审判的话,那么我别来当那个审判者!”

李婉君笑着为牧寒鼓起了掌:“还真是一番慷慨激昂的发言。”

紧接着,李婉君踮起脚尖,在牧寒的侧脸上轻轻吻了一下。

“我先去忙了!”

然后,李婉君摆了摆手,转身离去。

就在这时,缸子突然一脸严肃的走了过来。

“老大,边境有人在搞事情。”

牧寒伸了个懒腰:“我们也是时候该回去看看了。”

“我要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知道,究竟谁才是边境的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