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5章 牧振江到场

  • 作者:诸诃
  • 类别:都市异能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2-26
  • 本章字数:2048

中年男人点了点头,然后掏出一双白手套戴在手上,小心翼翼的结果了林长丰手中的青花瓷。

随后,中年男人又从上衣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小型放大镜,开始仔细观察。

别的不说,光是中年男人这套行头,看起来就非常的专业。

在经过五分钟的仔细鉴定之后,男人将青花瓷还给了林长丰。

林长丰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鉴定结果究竟如何?这件青花瓷是不是真的?”

对于鉴定结果,林长丰也是非常的关心,因为这可是事关他的颜面问题。

中年男人点了点头,对众人说道:“这件青花瓷的确是真的。”

“而且如果没有看错的话,这件青花瓷名为凤舞九天,可是当初皇室的贡品。”

“在十年前港岛的一场拍卖会上,这一件青花瓷被拍卖出五千万元的价格,被一位内地的收藏家买走。”

说到这里,中年男人转身看向了林长丰:“您应该就是从这位收藏家手中买下来的吧?”

林长丰一头雾水,有点懵。

什么风舞九天?

什么五千万?

什么收藏家?

他只不过花了三千万,从一个古董商手中买来的。

此刻,林长丰深深的怀疑这位所谓古董协会会员的鉴定水平。

不过看到对方那灼热的目光林长丰,还是点了点头:“额……没错,我就是从那位收藏家的手中买下来的。”

“你该不会收了牧寒的钱,所以才帮着他说话吧?”牧风这时站起身来,大声的质疑道。

中年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:“我可以对我的鉴定结果负责,这就是一件珍品。”

“如果牧少爷仍要继续质疑的话,可以去将古董协会的会长请来,我相信他老人家的鉴定结果和我不会有任何的不同。”

中年男人对自己的鉴定技术是非常有信心的。

更何况这件青花瓷根本不用怎么鉴定,单单表面上瞅一眼,就知道这一定是件珍品。

器物表面那年岁的沧桑感,是做不得假的。

“呵呵!别说是古董协会的会长来了,就是天王老子来,这件青花瓷也是假的!”

这个青花瓷,可是昨天晚上他亲自沟通好古董摊的老板卖给林长丰的。

是真是假,牧风心里自然一清二楚。

他从席位上起身,拿起那件青花瓷,指着底部对众人说道:

“别告诉我,几百年前的青花瓷上底部还写着华夏制造,真是贻笑大方!”

牧风本以为众人会哄堂大笑,没有想到当他说出这番话之后,周围所有人都用一种看傻瓜一样的眼神看着他。

“你们是瞎子吗?难道看不到这华夏制造的四个大字?”

牧风将青花瓷的底部展示给诸位宾客,没有人出声。

一旁的中年男人就是开口了:“牧风少爷,我看眼神不好的人是你吧?”

“哪里有华夏制造四个字,还请你指出来。”

牧风冷哼一声:“不见棺材不落泪,今天我就要让你们死个明白!”

说罢,牧风将青花瓷的底部翻转过来,指着说:“你们看,这里不就是那华夏制造四个……”

牧风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因为他发现手中青花瓷的底部非常光滑,根本没有华夏制造的字样。

有的,只是年代的沧桑和岁月的侵蚀。

牧风不是傻瓜,他立刻就反应过来,手中的这件青花瓷被人调包了。

绝对不是他昨天晚上,他让古董摊的老板卖给林长丰的那一个。

牧风感觉自己的双腿仿佛像灌了铅一样沉重,一步也抬不起来。

他甚至听到了周围传来的轻笑声,尽管他们已经在憋着和隐忍。

牧风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是一个小丑,那样的可笑。

“快说啊,牧风少爷,华夏制造四个字究竟在哪里?赶紧指给我们看。”中年男人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
牧寒也开始痛打落水狗:“牧风,你也真是厉害,从你的座位到这里有十几米远的距离,你一眼就能看到华夏制造,眼神比狙击手还牛。”

牧风咬牙切齿,他十分确定这一切就是牧寒搞的鬼。

他本想着借此将牧寒的名声给搞臭,没有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,反倒把自己给搭了进去。

昨天晚上牧寒还在纳闷,林长丰为什么会花这么贵的价格,买一下意见赝品回来。

现在终于搞清楚一切了,原来这背后都是牧风这个家伙在搞鬼。

“行了,这件事情到此为止。牧风,你今天还嫌不够丢人吗?”牧老爷子真的生气了。

他本想着借着今天这个机会,修补和牧寒之间的亲情缝隙。

但却没有想到,这一切全部都被牧风给搞砸了。

“对不起爷爷,我错了。”

这个时候牧风也别无他法,只能乖乖的低头认错,像个孙子一样。

“赶紧回到屋子里给我闭门反思,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来。”牧老爷子训斥道。

“是!”

牧风低着头,灰溜溜的离开了院子。

“这位先生,这一次真是麻烦你了。”牧寒对一旁的中年男人说道。

“拿人钱财给人消灾,再说了,这的确就是真品,我也没做什么。”

中年男人摇了摇头,然后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“出了这种事情,是我牧家管教后辈无方,还请赎罪。”

牧老爷子一脸诚恳的对林长丰道歉道。

林长丰淡淡的说:“牧老爷子不要介意,年轻人嘛,年轻气盛还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牧老爷子点点头:“那就好,赶快入席吧。”

林长丰紧挨着牧老爷子坐下,坐下后他疑惑的问:“小寒的父母呢?他们没有在场吗?”

牧老爷子闻言看了牧寒一眼,随后说:“我已经通知他们了,他们正在路上,马上就到。”

不到五分钟,牧振江带着他的妻子走进了牧家老宅。

原本热闹的院子又一次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牧振江和牧寒的身上来回转换。

他们都很想看一看,这对许久多年未见的父子再次相遇,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。

“振江,你怎么才来?你知不知道你迟到了?”牧老爷子冷声道。

牧振江在牧老爷子另一边坐下:“抱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