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章 狠狠打脸

  • 作者:诸诃
  • 类别:都市异能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2-27
  • 本章字数:2050

李美娟的脸色非常不好看。

她今天本想是来看热闹的,因为她以为这场宴会不会有贵宾受邀前来。

没想到当她来到现场的时候,直接惊呆了。

几百平米的酒店大厅,完全挤满了人,几乎没有空余的地方。

而且这些贵宾并不是随便拉来充数的,他们全部都是政界、商界、和军界的大佬。

随便一个人站出来跺跺脚,都会让整个华夏帝国抖上三抖。

“今天不是你过生日吗?来凑个热闹。”

李美娟的脸上,勉强挤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出来。

江秀琴挑了挑眉毛,淡淡的说道:“我们林家,不过只是江南的一个小家族而已,竟然还能够进入牧夫人的法眼,还真是三生有幸啊!”

听到江秀琴的阴阳怪气,李美娟心里气不打一出来,她现在很想掀桌子走人。

但如果她要真这么做的话,岂不是正中了江秀琴的下怀?

“哪里,林家虽然是小家族,但是能够一步步发展到今天也很厉害了。”

今日的李美娟,和几天前那个尖酸刻薄、趾高气扬的女人,简直是判若两人。

江秀琴看到李美娟那像是吃了苍蝇屎一样的脸色,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。

牧振江和牧老爷子也坐在这一桌。

全程牧振江都在默默的喝酒吃菜,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。

牧老爷子倒是说了几句祝福的话,江秀琴笑着全都接下了。

“看来,我说的话你是全部当成耳旁风了,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。”

牧寒看着正在喝酒的牧振江,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砰!

牧振江将手中的酒杯重重的拍在桌子上,有些生气的说:“牧寒,你竟然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,你究竟还记不记得我是你的父亲?”

牧寒闻言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几年前被你们赶出家门的时候,我就已经没有了你这个父亲。”

牧振江右手紧紧握着酒杯,手背上血管爆起。

“现在赶紧离开那家公司,回家养老吧,就此收手的话,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牧寒说。

牧振江皱起了眉头: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“言尽于此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说罢,牧寒带着江秀琴和林郁奕回到了后台。

看着牧寒他们离去的背影,牧振江有点迷茫。

牧寒并没有向牧阵江说明事情真相,因为他担心现在牧振江已经和韩家穿了一条裤子。

如果说出来的话,恐怕会打草惊蛇。

……

回到后面的休息室,江秀琴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,不停地捶着自己的大腿。

“没想到接受别人的生日祝福,也是这么累的一件事情,我笑的脸现在都僵了。”

林长丰并没有露面,而是一直呆在休息室。

“你不就是喜欢出风头吗?这下总满意了吧?”

江秀琴翻了一个白眼,没好气的说:“我这也是借了小寒的光好不好?”

“你也给我过了好几个生日,什么时候弄过这么大的排场?”

林长丰老脸一红说道:“不过就是过一个生日而已,弄那么大的排场有什么用?”

“切!”

江秀琴一脸的鄙夷。

林郁奕坐在沙发的扶手上,双手放在江秀琴的肩膀,笑着说:“妈,这一下您总算是扬眉吐气了吧?”

江秀琴闻言点了点头:“你刚刚不也看到那个女人的脸色了吗?简直和吃了苍蝇屎一样难看,真是笑死我了。”

“咳咳!”

林长丰故意咳嗽了两声。

江秀琴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。

那个女人毕竟是牧寒名义上的母亲,而且牧寒现在也坐在身边。

“小寒,不好意思哈,我就是说话有些不太过大脑……”

牧寒连忙打断了她:“没事的妈,我不会介意。”

“他根本就不是我的母亲,我母亲几年前早就已经去世了。”

从此至终,牧寒从来就没有认可李美娟的身份。

“妈,你们先聊着,我去外面陪陪客人。”

说罢,牧寒起身离开。

牧寒走后,江秀琴忽然叹了口气:“小寒这孩子,摊上这样一个家庭,也真是够苦的了。”

牧寒刚到林家的时候,江秀琴对他并没有多少好感,认为他不过只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而已。

但经过最近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江秀琴对牧寒的态度和看法,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。

……

“不过是给你岳母过个生日而已,这排场弄得够大的呀。”

杜国峰看到牧寒走过来,立刻起身笑着说道。

“我记得我没有让缸子给你发请柬啊,你怎么也过来凑热闹了?”

整个国会,牧寒就和杜国峰的关系还算不错。

“我要去东北一趟,顺路而已,看到你举行生日宴会,就来讨一杯酒喝。”杜国峰解释说道。

“我们也挺长时间没有见面了,跟我来。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我们找个地方好好的聊聊。”牧寒说。

杜国峰点点头,跟着牧寒去了楼上的一间休息室。

两人坐在沙发上,杜国峰随手拿出一支烟点上。

“我记得你肺有毛病,烟怎么还没有戒?就这么着急想要去阎王爷那报道吗?”牧寒皱了皱眉。

几年前,杜国峰的肺出现了大毛病。

幸亏牧寒出手相救,要不然杜国峰现在早已经是孤魂野鬼。

杜国峰笑着摇了摇头:“几十年了,就耗这一口,没法戒掉。”

这是杜国峰的个人选择,牧寒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“怎么想起来突然去东北了?”牧寒问。

“还记得王家吗?上一次你在湘南干掉的那个隐世家族就和王家有关。”

牧寒点了点头:“当然记得。”

“而且不久之前我还调查出,冀省的一个隐世家族和王家,也有着莫大的关联。”

杜国峰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,似乎早有所料。

“很正常,毕竟他们都是利益共同体,必定是要有所联系的。”

“当初还在天府的时候,你就说在调查王家,现在是要准备收网了吗?”牧寒问。

如果杜国峰能够把王家解决,倒是省去了他很多麻烦,至少接下来不用再转到去东北一趟了。

杜国峰摇了摇头:“那可是一个红色家族,没那么容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