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罗刹男

  • 作者:潇湘妃子
  • 类别:古代言情
  • 更新时间:2020-08-26
  • 本章字数:2043

墨袅跳到她面前,紧张的看着她:“遇袭?怎么回事?我就说要送你,你却偏不让,你可有哪里受伤了?”

“有惊无险,救我的人说杀手是昊天宗的,你去帮我查查看。”

“他奶奶的,等我查出个王八羔子,必将他碎尸万段。”

“带我去看看他吧。”

墨袅带赫连姝走进一安静的小院,院中一少年见她立跑过来笑说:“恩人小姐,您来了。”

“你是……小乞丐?想不到你洗静了脸,换了干净的衣裳,还是个蛮清秀的少年。”赫连姝笑看小乞丐说。

小乞丐被夸讲,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:“这身行头都是美男子大哥给我置办的。”

“美男子?”

赫连姝看向墨袅,他嘚瑟着说:“美男子,就是鄙人。”

“你这脸还真大。”

赫连姝不屑一笑,与小乞丐走进屋去。

巨人躺在床榻上,光溜溜的大脑袋足有脸盆大,两道粗重的眉毛似卧蚕,满脸横肉,一脸凶恶之相堪是骇人。

赫连姝掀开被子,巨上也换上了新衣。

“他们都臭得要死,不把他们收拾干净,我要被他们熏死。”墨袅一脸嫌弃的说。

“明明做了好事,说出的话却这么不中听。”

赫连姝抚上巨人如碗口粗的手腕,又检查他的伤口,还好没有再被感染。

她与医师交待了需要注意的事,对墨袅说:“我不能久留,这便走了。”

小乞丐拉住她,举着用布包着的鸟蛋。

“金雕蛋!”

赫连姝看着那颗鸟蛋惊喜之极的接过。

“恩人小姐竟知这是金雕蛋,小姐喜欢那就太好了。这金雕蛋是大哥病倒之前冒险攀上悬崖得到的,大哥说这金雕若训练好了堪比天兵神将,算日子它快破壳了,我把它送给您,以后金雕一定可保护您的。”

她岂能不认得,前世的她养了两只金雕,也不知她死后两只金雕会是何命运,看着这枚金雕蛋她的眼眶有些湿润,轻轻抚摸着金雕蛋感慨万千。

墨袅敲了下小乞丐的脑壳:“有这等好东西,你为何不给我。”

“墨大哥你身手那么好,没人敢欺负你。”

“这到是。”

墨袅得意的点头,看赫连姝说:“你发了,王都中的纨绔为求一颗金雕蛋,可出得一百万两银子呢。”

“它这么珍贵大个子没有将它卖出,可见对这金雕蛋如珠如宝,那我先养着,等大个子醒来再还给他吧。”

小乞丐摆着手说:“不用还不用还,小姐救了大哥和我的命,我与大哥都会为小姐忠心效命,呃……马首是瞻。”

墨袅又敲小乞丐的脑壳,笑说:“臭小子,油嘴滑舌的。”

傍晚时分,赫连姝回到王府,一进屋便急着给金雕蛋做了一个极舒适的小窝。

巧儿笑看她说:“公主姐姐您快去洗洗,膳食已准备好了。”

赫连姝起身去洗漱,转头看到桌上丰盛的饭食,:“我今儿与如意在外吃了一大碗扬春面,吃的好饱,你自己吃吧。”

“姐姐不带我出去便罢了,还和如意吃了好吃的回来。亏我还让厨娘给您特意做了姜丝蒸排骨呢。”

“你的心意我记下了,明儿我带你出去。”

巧儿悻悻的坐下来吃饭,看着满桌可口饭菜却没了胃口。

如意走进来见巧儿在吃饭,她说:你怎么才吃?”

“还不是为了等你们,结果你们……哼。”巧儿的嘴巴嘟得更高。

“咦,你姜丝蒸排骨啊,每次见大女使吃姜吃的那么香,好馋啊,我来尝一下。”

如意拿起筷子夹了姜丝放在口中,立拧起小脸说:“啊,好辣好辣。天啊,大女使您还真是重口味。”

“咯咯咯……馋猫。。”巧儿笑看如意说。

如意瞪了眼巧儿,走去衣架拿了赫连姝脱下的脏衣服走出房间。

“公主姐姐,那个大个头怎样了?”

赫连姝捧着金雕蛋的小窝,一脸宠溺,有一句没一话的说着大个头的情况。

“啊……”院中传来如意一声尖叫。

“如意,你怎么了?”

巧儿转头看向门外,见如意倒在地上,她扔下碗筷便冲出去。

赫连姝也放下金雕小窝跑出去,就见如意倒在地上表情极为痛苦,她发青的嘴唇,赫连姝立意识到她中毒了。

她舀了一大飘水,扳起如意的头猛灌。

“公主姐姐,如意这是怎么了……”

巧儿看着直翻白眼,浑身抽搐的如意吓得不知所措。

“快将我的医箱拿来。”

“好。”

如意被灌了太多的水胸腔涨满连连呕吐,腹中所有食物皆吐了出来,地下一片污浊。

巧儿拿来医箱打开,赫连姝拿了药再灌向如意,让巧儿帮如意捋着前胸,她迅速施针。

好一阵折腾,如意的毒终解了。

二人将如意抬进屋里,赫连姝气喘吁吁看着脸色惨白的如意,脸色阴沉之极。

“昨天有人要杀公主姐姐,今天如意又被下毒,到底是谁,是谁这么狠毒。”

赫连姝看了看哭泣的巧儿,她走向饭桌,用银针挨个试着桌上的菜,最后在姜丝蒸排骨中银针变黑了。

她端起菜闻了闻,眸光凛冽,:“砒霜。”

姜丝,这是她每天必吃的一道菜,王府人皆知,这毒是给她下的。

“这凶手是多急迫着让我死,竟暴露了她就在这膺王府中。”

一月后清晨,赫连姝分派了对各坊各局的指派,她端起茶盅,阵阵怡人的茶香钻入她的鼻中,她浅浅的啄了口茶水,清新甘醇之味萦绕于她的口齿间,她闭上美眸细细回味。

一直站于堂下的奴婢们皆垂首恭立着,前排的掌事嬷嬷见赫连姝那份悠然自得的样子,皆是一脸不满。

赫连姝睁开双眼,自是将掌事嬷嬷们厌恶的嘴脸看得真切,她徐徐开口说:“即日起,绣坊张嬷嬷,厨坊安嬷嬷,库局赵嬷嬷,还有衣局吴嬷嬷,皆割去掌事一职。”

“赫连姝,你凭什么割去我们的掌事……”

“我们要找王爷说理去。”

赫连姝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几位盛怒的嬷嬷们,:“好,我给你们这个机会,来人,将几人绑了,随我去见王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