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章 上钩

  • 作者:潇湘妃子
  • 类别:古代言情
  • 更新时间:2020-09-13
  • 本章字数:4073

两位美少年为姜文拿了衣袍来,换好装后,太子与姜文便带着两位美少年离开了姜府。

马车进入热闹的街市上,两位美少年将头探出车窗,看着街市上各种商铺,小货摊上摆着玲琅满目的小货品,商贩们努力的叫卖着,以及各种杂耍卖艺精彩表演引来看客连连叫好与鼓掌……

两位美少年清俊秀气的面容上泛着欣喜灿烂的笑容,明亮的瞳眸里充满了对所有事物的新奇。

他们偶有出门,不过是去纸墨坊给姜老爷买些纸张笔墨等物,纸墨坊处在较僻静的地方,他们还从没有见过如此热闹繁华的景象。

他们都跃跃欲试着,好想冲下马车去,畅快的去热闹的街市上痛快的玩一玩。

很快到了悦客居,太子早叫侍卫前来通知,张宁站于大门前恭候着,见太子的马车驶来,他笑着迎上前。

太子先下了马车,他回身伸手扶着姜文。

“张宁拜见太子殿下,见过姜大人。”张宁笑着向二人行礼问候。

“张兄不必多礼。”太子笑看张宁说。

姜文一脸慈祥的笑看张宁,说:“有劳张公子在此恭候了。”

“姜大人能驾临晚靠的悦客居,张宁荣幸之至。”张宁笑说。

“我本不是个爱热闹的,但听太子说,你的父亲张太傅今日也来了,老夫早想与张太傅一聚,今日终有机会了。”姜文捋着胡须笑说。

“我父亲已在悦客居恭候着二位贵客了。”张宁说。

“哦,张太傅已经到了,快,快与我们带路,不好让张太傅久等。”姜文说。

张宁温文一笑,相请太子与姜文走进酒楼。

一入酒楼,姜文放眼望去是一派生意兴隆的景象,他笑说:“张公子这生意做的可是有生有色啊。”

“姜大人您谬赞了,这不过是误打误撞,侥幸挣了些银钱而已。”张宁说。

“张公子真是谦虚了。”姜文说着。

张宁微微颔首,说:“姜大人,张宁是晚靠,您唤我名字就好。”

“好好。”姜文点头笑应。

一路走向楼上,他看到的生意兴隆中,少不了服侍宾客们的小童子们,这些小童子个个都极为机灵活泼,凡有童子出现在宾客面前时,都会把宾客面逗得喜笑颜开。

他的眼睛有些离不开那些俏皮灵动的小童子们,心中痒痒的,想把这些活泼可爱的童子据为己有的冲动。

几人来到三楼的雅室,这屋是专为王公贵族们留的房间,修葺得极为奢华富丽。

张宁来到一扇门前,雕花的门楣上挂着小牌匾,上写着金灿灿的蓬莱阁三字。

门一打开,就见一位威严肃穆的老者,一身黑袍正襟危坐于太师上闭目养神。

“张太傅!”姜文欣喜的唤了声,急步走进房间。

张太傅闻声睁开眼睛,见大步走来的姜文,他微勾唇角浅浅一笑站起身,微微拱手说:“姜大人。”

“不好意思,让张太傅久等了。”姜文笑说。

“无妨,老夫他是才到。”

张太傅说着,看到太子走进房间,他深深一礼,说:“老臣参见太子。”

太子上前扶住张太傅,笑说:“张太傅免礼,今日是我们私下小聚,就不要在意那些繁文缛节了,来,快坐下吧。”

几人刚坐下来,房门打开走进来两个很漂亮的小童子,他们一身飘逸的白袍,随走动,衣袂翩翩,手中端着茶具,仿若神界的小仙童,超凡脱尘。

“见过各位大人。”两个童子向众人请安问候,那清脆的童音极为悦耳好听,清灵的大眼睛明亮透彻,干净的不尘一丝凡尘,更显精灵可爱。

张宁悄然看向姜文,见他紧盯着童子,眼中现出惊艳与贪婪之色。

这位老谋深算,沉稳世故,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狐狸,第一次表现出不附合他仪态的神情。  

张宁与太子对望相视一笑,张宁指着两位童子说:“今儿这几位可都是大魏最为尊贵的客人了,你们二人可要好生侍候着。”

“公子放心,我二人定会侍奉好各位大人的。”

两个童子微笑应声,声音清脆悦耳,让人赏心悦目。

童子走去坐在茶桌前,摆好茶具,便跪下来开始烹茶。

他二人一人在旁辅助,一人烹茶,一双白皙娇嫩的小手飘舞于各种茶具间,很快,房间便茶香飘逸,让人心旷神怡。

太子笑着点头说:“嗯,这茶香四溢,光闻着这茶香,就知这烹茶的工夫是到家了。”

张宁笑对几人说:“我这悦客居每一层接待的客人阶层都同,一层是寻常的百姓,二层是一些商贾与大世族,这三层就是王孙贵族的贵宾房了。

这两位童子专门负责三层楼的贵宾房,我特别在众童子里先出十个最机灵聪明的,教他们琴棋书画,茶道以及贵族们所有娱兴的技艺。

他们很聪明,不到三月便把先生所教的都学会了,他二人也蛮努力的,一番勤学苦练,现在各种技艺到是能拿得出手了。”

姜文笑看童子,满眼的宠爱,说:“这那里是拿得出手啊,他们这茶道做的算是极致了。”

“不错,懂茶道的人,光靠闻这茶香便知技艺如何了。”张太傅点着头笑说。

“我听说,这酒楼里的童子原都是乞丐,是宁公子心善收留了他们,教他们技艺,让他们在酒楼做事,童子们让酒楼的生意红火得很,宁公子真是心善又聪慧啊。”姜文笑说。

“姜大人谬赞了,我也是看这些孩子在街上乞讨,挨打受骂的很是可怜,便把他们收留了,没想他们竟让我这酒楼生意暴火起来,他们就是我的招财童子啊。”张宁笑说。

张太傅说:“这些童子行乞不易,为了生存他们都学会了讨好世人,酒楼伙计就是与人打交道,这对他们来说,自然是得心应手的,他们个个都机灵可爱,容易引起世人的怜悯之心。”

“张太傅说的是。”姜文笑关迎合。

童子把烹好的茶奉于每个人,众人品后皆大加赞赏。

站于一旁的两位美少年,看到姜文满眼宠溺看着童子们,他们俊秀的小脸有些不悦。

品过茶后,菜品端上来,几人相请着入席,太子叫两位美少年也入席。

席间,两位童子展现自己的才艺,歌声动听,舞姿活泼俏皮,抚琴吟诗作画……

姜文被两个童子深深的吸引,全然忘了,他是来与张太傅研讨五行之学的。

两位美少年,看着众人的焦点都集中在两个童子身上,更是让众人慷慨解囊赏赐了很多的银钱,自持清高的他们很不喜欢被人抢走了风光。

特别看到自己的主家对童子的喜爱不于言表,他们心生妒恨,更害怕被人取代。

他们很清楚,就是依赖着家主的宠爱,若没有这份宠爱,下场将会很凄惨,他们有些惶恐。

两位美少年不失礼数的向姜文献着殷勤,姜文看到二人,他方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忘形了。

他将视线从童子们身上移开,开始回到今日的主题,与张太傅聊起了五行学。

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大家都酒足饭饱,又品了香茗后,便各自离开了悦客居。

马车启动,姜文撩开车帘,看到两位童子笑意盈盈的向他招手相送,他的心狂跳。

这种心动与愉悦的感觉,真是久违了。

之前在自己的府门外,看到悦客居的童子前来找太子,那个古灵精怪的小童子他便非常的喜欢。

此后,他几次想去悦客局,将那童子弄到手。

若童子的主人只是一般的商人,他只要叫管家去处理,便可让童子来到他的身边。

可,这些童子的主人是张宁,这让他不敢轻举妄动。

他害怕自己的恋童癖好被世人知晓,他绝不能因一个童子,将自己清雅高洁的形象毁于一旦,而他自己的行为会连累妹妹,大魏皇后,以及自己的家族的声誉,没有十全把握,他绝不能为一已私欲毁了姜家的一切。

这一次再来,他想得到这两位童子,看着每一个漂亮可爱的童子,他真是喜爱之极。

心中有个声音在叫嚣着,他要这些童子,他有些坐立不安,心情很是烦躁,他感觉爱而不得是这世间最折磨人的刑罚。

他要如何做,不会让张宁起疑,还能得到童子们呢?

几天后,龙玥养好身子,按常去为皇后按摩。

皇后看到她来,一脸温煦笑意,指了指她下首的椅子,说:“小翠,来,到本宫身边来坐。”

龙玥笑着行礼,说:“谢皇后娘娘,可这不合规矩,奴婢还是站着吧。”

“在本宫的宫中,合不合规矩本宫说了算,来,坐吧。”皇后笑说。

龙玥盈盈一笑,说:“奴婢谢谢皇后娘娘。”说罢,她走去坐下来。

皇后叫人上了点心与水果给龙玥,笑看着她说:“你怎么不多休息两天呢,今日你即来了,那便和本宫说说话,不必为本宫按摩了。”

“谢皇后娘娘疼惜,其实龙玥已大好了。”龙玥说。

“那日是怎么回事啊?这怎么会落水呢?”皇后问。

“那日,太阳太毒了,一路走来我晒得很难受,就想寻个近走,不想,走到桥上感觉头昏,一时不慎就掉到湖水中了,御医来看过了,说是暑热。”龙玥说。

“哦,中暑了,万幸的是你被膺王救了,你走的那条路曾是先皇后的寝宫,就是膺王的母亲,他常去那里缅怀先皇后。说起来,你们到是有缘。本宫听说,后来他抱着你回到东宫的?”皇后说着,凤眸锐利的看着龙玥。

龙玥淡淡一笑,说:“我落水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,膺王救我的事,我还是从其它医女那听说的,膺王救了奴婢,奴婢感激不尽,有缘二字,奴隶可是当不起的,奴隶自知身份,这份恩情,也只能记在心上了。”龙玥说。

“这膺王行事一项都是特立独行的,他能将你抱回东宫去,本宫想着,许膺王心仪下你了,你也别说什么自知身份的话,若你也有意,本宫到是愿承人之美……”

龙玥站起,走到皇后面前跪下来,说:“小翠谢皇后娘娘成全,但小翠太过平庸,配不让膺王,小翠只想做个平凡的人,平静的了此一生。”

“你这丫头啊,心思通透得很,又是性子沉稳的,本宫很喜欢,你即不喜欢膺王,那你看太子如何?”皇后笑说。

龙玥面现惶恐,向皇后磕头说:“皇后娘娘,奴婢更不敢对太子有非份之想。”

“你看你,害怕什么,本宫这一问可是真心的。”

皇后说着,伸手把龙玥拉起来,带龙玥坐在她的身边。

皇后握着龙玥的手,说:“本宫的兄长几次来看本宫时,都说太子这一阵勤学上进,也开始上心朝政了。就是对本宫也乖顺了很多,本宫知道这都是你的功劳。

本宫想让你成为太子的人,本宫可不是玩笑的,等过一阵,本宫就把你与太子的事办了以后,有你看着太子本宫很放心。”

“皇后娘娘,小翠万万不敢……”

不待龙玥说完,就见贴身女官走进大殿,看向龙玥微微一笑,她走到皇后的身旁耳语。

龙玥微低着头,神情淡淡,却是仔细听着女官说的话。

凤荡山,隐约间她听到了这么一个词。

皇后向女官点了点头,说:“叫人传姜大人来凤梧宫一趟。”

“是。”女官应声,转身走出大殿。

皇后又拉着龙玥闲聊了一阵,龙玥以要为太子取药为由,起身告退离开了凤梧宫。

她走在花园中,想着那个凤荡山,会不会就是皇后母族私自开彩金矿的地方?

穿过御花园,她环视面前几条岔路,她迈步走上通向皇贵妃的翔坤宫。

皇贵妃蔡婉坐于凤榻上,手中转着拨浪鼓逗着怀中的十九皇子,十九皇子笑得眉眼弯弯,母子欢快的笑声回荡于华丽的殿宇中。

樊嬷嬷走进来向蔡婉行了一礼说:“娘娘,小翠求见。”

“小翠?”

蔡婉美丽的面容上现出一丝惊讶,随之微勾唇角阴鸷一笑。

“她这胆子到是不小,是来向本宫兴师问罪的吗?她即来了,那便别想走了。”